揭秘呂不韋一個改變嬴政改變秦國的投資人

フリマハッカー

秦始皇算得上家喻戶曉的的皇帝,這個皇帝他的性格暴戾古怪。有人說只要他見到母親和自己孩子在一起就會生氣。相傳他的第二個兒子因為為他的母妃擦汗讓秦始皇看見就被始皇斷發為戒。有人說過,性格是被經歷改變的。那麼究竟是什麼樣經歷改變了這個平定六國的男人。說實話作者讀《史記》的時候對秦始皇的身世挺好奇的,自己總結了一下得到了這樣的信息:安國君以子楚趙國為質,鬱鬱寡歡,前途暗淡。
然而陽翟大商人呂不韋卻從子楚這蕭瑟的處境中看到了巨大的利益,於是為謀取暴利,遂攜重金投奔子楚,意欲通過光大子楚的門庭最終使自己飛黃騰達。呂不韋肯在安國君寵幸的人們身上投資,又兼其巧舌如簧,最終居然將子楚這個落魄王孫推上了安國君嫡嗣的位置。他為長保富貴,又設計把自己身邊一個已經懷有身孕的絕色女子趙姬獻給了子楚,以期通過偷梁換柱的手段達到長期掌控秦國的目的。這種手段被司馬遷稱為“釣奇”,也就是釣取奇貨的意思。該女子到了子楚那裡後,隱匿了已有身孕的事實,到“大期”時,生下了兒子嬴政,也就是始皇。
當然這只是司馬遷他老人家的看法。司馬遷先生還提到過秦始皇是“大期”生(作者查了很多書這個大期的意思很模糊,就不下定義了。)關於“大期”,魏晉人譙周和東晉人徐廣都認為是指十二個月,如徐廣稱:“期,十二月也。”譙周稱:“人十月生,此過二月,故雲‘大期’。”但是正如譙周所言,人多是十月懷胎而生,因此嬴政十二個月才出生,未免與常理過於不符。對此譙周解釋如下,趙姬是為了消除子楚的懷疑方才這樣做的。
他認為人從懷胎到分娩需要十個月,嬴政卻推遲了兩個月,因此稱“大期”,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既然稱自己隱匿了有身孕的事實,則生嬴政自然應當過了正常的時期,所謂“既雲自匿有娠,則生政固當踰常期也”(見司馬貞《史紀索隱?呂不韋列傳》)。
此意為不如此就要露餡,因為趙姬被送給子楚時懷孕當已兩個月,若到子楚那裡後的第八個月也就是如期十月而生,在子楚看來當屬不正常生產,就不能不引起子楚的懷疑。但向後推遲兩個月,也就是趙姬到子楚那裡的第十個月而生,嬴政就屬正常生產,子楚就沒有懷疑的理由了。
甚至還有不少雜史提到秦始皇是呂不韋私生子這件事完全是呂不韋為了某種利益而讓手底下人散佈的。他的目的就是讓嬴政認為自己就是他老子。因為呂不韋扶持了子質他自己名利雙收,但是到了秦始皇這自己的功勞可就小了,而且呂不韋由於子質生前對自己太客氣了,以至於他現在是野心暴漲,無奈嬴政並非常人,如果說自己強行滿足自己的野心,結果還真不好說。
如果讓嬴政認為自己呂不韋是他秦王嬴政的老子,這樣一來自己不就可以橫著走了嗎?其實像呂不韋這種人,這種說法還是有可信度的。